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被逼干女儿—媛雯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被逼干女儿—媛雯

这是一栋简陋的公寓大楼,一共六层,没有电梯,楼梯间阴暗得几乎不透阳光,我和我的家人就住在最顶楼。白天在工厂当作业员的我,女儿正就读中学一年级,老婆则在晚上到夜市摆摊子,不算富裕的我们,依旧觉得相当知足、快乐。可如此简单的幸福生活,却给四名游手好闲的抢匪给打坏了。我永远记得媛雯一张泪眼迷离的小脸蛋,细细白白的双腿,长长地拖在地上,男人的体液,布满了她的下体,破损的衣服,抱在怀里,圆滚滚的眸子里,有着害怕与胆怯,悲泣和哀号的终点在哪里?无法原谅的犯罪,我女儿媛雯就像柔弱的玩具一般,被一群恶狼无情的摧残著。那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夜晚,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客厅里里,我和女儿吃饱饭后坐在沙发上看着综艺节目,媛雯吃着水果,我喝着小酒,那一派惬意时光,很是羡煞旁人。然而打破这美好画面的是一阵恼人的门铃声,[叮咚、叮咚。。。叮咚、叮咚。。。]媛雯放下手中的叉子,不加思索就起身前去应门。或许是因为爸爸在家的缘故,她毫无警戒心打开家门,[请问你们要找谁?] 媛雯傻傻地站在那里,望着外头的男子。[小妹妹,一个人在家吗?]还没等媛雯说半句话,一个黑影就掠过她的眼前,伸手扯住她的头发、摀住了她的嘴,随即旁边另一人抓住媛雯的双手反剪在后,将她推进屋内,面对眼前四名不速之客,我想制止他们,可却被突如其来的棍棒重击。[啊!!!]一瞬间,我用手臂去抵挡,强烈的疼痛传来,让我抱着被打的手臂蹲在地上哀嚎。[听着!把家里头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!] 歹徒冷冷的嗓音命令著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[我们家过得辛苦,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。。。] 忍着手臂的疼痛,我嘴硬地对歹徒说。看我傲慢的态度,歹徒再次举起棍棒朝我身上殴打,面对如此凶暴的恶徒,媛雯脸上也因惊吓而渗出冷汗。[不肯合作是嘛?那我们自己找了!找到就有你好受!] 歹徒恶狠狠地恐吓,接着马上翻箱倒柜的找寻。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,他们仅仅拿到我皮夹内的几千块钱,[我说过,家里真的没有值钱的东西] 我淡然的态度,引起了歹徒莫名的火气。其中一人满脸堆笑地撮了撮手,他随手抄起桌上的烟灰缸,甩动着身上的肥肉走向媛雯,[你们,,,你们要干嘛?][没钱?没钱只好拿你女儿出气了!]胖子笑着看媛雯,但手上的烟灰缸却朝她击下,[不!不要打她!] 看到这幕的我带着伤拉住了胖子的脚,我在菸灰缸落到媛雯脸上时,救了她一次,可那菸灰缸却 [啪!] 的一声,狠狠地砸在我的头上。[啊!] 女子尖锐的叫声在歹徒摀住嘴的情况下,变得相当无力,害怕引起邻居注意的歹徒,恼羞地甩了媛雯一耳光,[再叫?再叫?再叫就把这只木棍塞进妳体内!] 男子晃了晃手中的木棍,冷不防地朝她腹部一脚踢下,一瞬间,媛雯双手抱肚,眼泪就像打开水龙头似的溢出。看着歹徒们嚣张的气炎,我激动得全身乱颤,手更是抖个不停,[不,,,不要阿,,,不要打我女儿,,,求求你们,,,救命啊,,,]我喊著喊著,歹徒就拿起一块破布塞进了我嘴里,另一人索性上前推倒媛雯压制在沙发上,[没钱,只好让爷们享受妳的身体了。]歹徒目光变得森冷,媛雯曲著身被他压在身下。听见歹徒的话语,让我一阵凉意袭来:我情绪激动地闷喊著: [求你们!不要乱来!求你们!]但歹徒二话不说便粗暴地脱掉她的外裤,一双白皙的腿,皮肤白里透红,晶莹剔透,看得歹徒们下体都鼓了起来。看着他们开始对媛雯施暴,我慌了,顾不得身上的刺麻,我奋力站起身撞倒其中一人,媛雯也舞动着手脚阻止男人们的侵犯,她乱踢、乱打,躺在沙发上强烈抵抗。面对我们的反抗,歹徒们体内原始的动物野性爆发了,一拳过来,我被打倒在地上,而刚刚被我撞倒的人爬了起来,马上狠狠地踹了我几脚。媛雯那儿也不好过,火辣的巴掌不停朝她掌掴,原本稚嫩的脸庞充满了恐惧与痛苦,眼角噙著泪,嘴角泛著血,不时发出嘤嘤求饶。歹徒们望着那张精致的容颜,得到她的欲望更加强烈,他们伸手掐住了媛雯的脖子,越收越紧,紧得她无法呼吸,脸蛋涨成了紫红色,媛雯惊恐地挣扎,可是完全不是他们对手。疯了!疯了!他们真的打算这样掐死她,是不是?这一掐使得我忍不住在一旁跪地嗑头,[不要,,,不要这样,,,求你们,,,求你们,,,]嘴里被塞了破布的我,声音显得软弱无力。[怕吗?] 歹徒邪恶地低语,松开手,一下下抚摸着她柔细的秀发,有一种恶意的温柔,媛雯咳嗽著,拼命喘气,等不及呼吸平复下来,她又转身往房间逃跑。

不过,才刚进房门就被紧追在后的歹徒拉住,用力地按到墙上,粗糙的墙面磨痛了她幼嫩的脸颊,带来一阵阵火辣的疼痛。见状我也连滚带爬地到了房门口,只听见歹徒俯在她的耳边轻语:[妳说,如果我在妳爸爸面前干妳,他会如何?]天哪!这太邪恶、太不堪了!我听了连忙对他们磕头,[求求你们,放过她,,,求求你们,放过我女儿,,,]歹徒坏笑着,轻舔媛雯泛出血丝的脸颊无耻地说: [女孩!妳说,他会不会硬起来?][魔鬼,你是魔鬼!] 媛雯激动地啜泣。[小妹妹,妳,应该还是处女吧!全天下,应该没几个人能看见自己女儿破处的模样吧!]歹徒冷笑,灼热的舌头再度刷过她细嫩的耳朵,[不要!不要!] 她拼命地挣扎,宁愿死,也不要被这般羞辱!而且还是在自己的父亲面前,太丢脸、太可耻了!可男女天生的气力差别,让她挣脱不开被死死地按在墙面上,歹徒大手一伸,媛雯丝薄的内裤像剥落的花瓣般飘落在地上。他们两人架著媛雯,其中一人两根手指就这样粗鲁地插进她干涩的私处,带来强烈的不适与疼痛。[啊!!!好痛!!!好痛!!!好痛!!!呜呜呜。。。呜呜呜。。。]媛雯相当难受,雪白而饱满的臀儿疯狂地扭动着,想要从歹徒的控制之下摆脱,这时,歹徒们长长的赞叹一口气,[呼!我们有得爽了!嘿嘿嘿!][不要啊!求求你们放过我女儿!] 听见媛雯的哭叫,我的心脏紧紧地揪住,就快呼吸不过来。男子继续拨弄著媛雯粉嫩的阴唇,原本架住她的其中一人也不得闲地手掌一探,抓住了我女儿丝滑的乌发,没有丝毫地怜惜用力一扯,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。[啊!] 媛雯尖叫,细致的眉儿紧皱,就如同洁白无辜的兔儿一般,被牢牢地叼在猛虎的嘴里。男人扭过她的脸来,狠狠地堵了上去,小妮子倔强得很,咬紧牙关就是不松口,不过,这难不倒歹徒,歹徒伸指在她的脸颊上一捏,舌头立刻长驱直入。这下媛雯口中,全都是歹徒的气味,嗜欲的舌头将她的卷起来,重重地吮,沉沉地吸,唾液疯狂地交换著,她被逼吞咽著属于歹徒的肮脏唾液。羞辱、不甘、紧张,让媛雯冲动地用力咬下他的舌,[啊!臭婊子!看我怎么教训妳!]这下子歹徒吃了痛,放开了媛雯的脸,朝地上吐了一口鲜血,怒骂一声,歹徒走出房间拿起我刚刚喝酒的玻璃瓶,他怒气忡忡抄起酒瓶子回到房内,推开了玩弄媛雯小穴的同伙,一瞬间将瓶口顶住媛雯的小穴死命的望里插去。[臭婊子!痛死妳!臭婊子!痛死妳!爽吗?爽吗?]看到这幕,我瞪大了眼睛骂到: [呜!不!不!你们,,,你们这些禽兽!不要这样对她!]巨痛在媛雯的下体爆开来,头开始发晕,冷汗直流,纤细的小手往自己下体一摸,指间鲜红,染上一些些的血,强烈的痛苦让她双腿缓缓曲起,双臂轻轻抱膝,身体微前倒下,泪水不停地滑落。她从未遭到此等羞辱,也不曾被人赤裸裸的见过,尊严仿佛一瞬间被眼前的男子们狠狠地剥掉。[人渣!垃圾!] 我怒骂歹徒,此刻心里的痛,甚至更胜于媛雯身体的痛。[人渣?垃圾?] 将酒瓶塞进媛雯下体的歹徒转头看了看我,并将我口中的破布拿下,他眼神露出一丝的不屑,继续说到: [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人渣、垃圾!][我们玩点不一样的。] 歹徒恶意地说道,然后扯著媛雯头发到我面前,歹徒冷酷的眼瞳,低下来,望着跪在地上的我,恶狠狠地命令著: [上她!] 媛雯吓得全身抽搐,双腿抗拒著往后退: [不要,,,不要,,,不要这样,,,]见我没有任何动作,歹徒靠近了我的耳边,冷冷地再说一次: [我叫你,上她!]歹徒箝住媛雯的头发,往我身上压,咒骂道: [贱女人,敢咬老子!我就让妳亲爹教训教训妳!]我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欺凌,心想着:[可怕的歹徒们,今天一定不会放过她,哪怕再怎么反抗,媛雯都得接受被轮奸的命运!]我张口结舌了好一会儿,不自在的视线落在女儿光溜溜的身上,及腰的乌黑长发披散,衬出她白皙无瑕的肌肤,看起来飘逸动人。[喏!你看清楚,眼前的就是妳亲女儿,能跟女儿做爱的机会不多啊!赶紧把握机会吧!]媛雯张著水汪汪的大眼睛,惊讶的神色中有些仓惶、困窘,她下意识的摇摇头。这时可怕的想法快速地在我脑中堆砌:[这么美的女孩,给外人先糟蹋了多么可惜?反正今天她注定逃不了了!]我仰望着天花板上的蜘蛛网,又是一个无声的叹气。她的稚嫩让做父亲的我只能举双手投降,并且,我不想便宜了这些外人,于是,在媛雯泪眼凝望下,我轻轻拨开遮住她脸颊的细软长发,低头看着她的脸蛋说:[第一次,,,爸爸来,,,妳比较不会痛,,,][爸,不可以!你不可以!]女儿飘逸的长发在空气中散发清香,我感受得出她身躯的温热和柔软,一股强烈的冲动在我下体勉强的压抑著。[好呀!肥水不落外人田!快操你女儿吧!][酷!父亲操女儿!爽啊!]歹徒的心情兴奋不已,而媛雯咬著唇,无助的望着我,像是在祈求我。[我对不起妳,媛雯。] 颤抖的喉结,低沉的嗓音,明确地道尽我接下来的兽行。我轻抚着她甜美素白的脸,起身脱下了自己的裤子,此时,歹徒们同时兴奋大喊:[脱!脱!脱!脱!脱!脱!][呵,这样对得起你老婆嘛?][女儿是上辈子的情人,可以与旧情人再续前缘了!]这下子所有的男人热血沸腾,唯独媛雯睁大了黑白分明的眼眸,神色显得震颤:[爸,,,不可以,,,不可以,,,我是你的女儿,,,]媛雯不放弃最后的挣扎,她依旧想跑,可这回歹徒们替我紧紧抓住她,甚至讥笑她:[小姑娘真美啊,要给老爹上的心情如何?][不!不要!爸!不要啊!爸!这是乱伦!这是乱伦啊!]我说: [媛雯,今天他们不会放过妳的,,,第一次,,,爸爸来,,,会温柔对妳,,,]她的眼神浮出痛苦,披散著瀑布般的美丽秀发,身体一股淡淡清香围绕在我鼻端,我的理智早已浑沌不清,我把她拉向自己,紧紧的抱住她温热柔软的身体,盈盈纤腰,平坦的腹部,还有隐在阴影处的浅浅绒毛,少女的腿,夹得非常紧,看来,是生涩得很。当狠下心后,我把她缓缓推倒压在身下,丑陋的阳具早在看媛雯被侵犯时就充血了,我没有耐心的将阳具直接抵上她小穴口,媛雯睁大了眼睛,两只紧握起的小手,一只抵在我们两人胸前,另一只挡着自己未经人世的穴口,我感受到了她的僵硬,她的惊吓,但我受不了了。我要她,我不管她是否会排拒,我今晚都要定她!我紧紧的压向媛雯,让她感受到我的下体多么坚硬,平日和善的父亲在她眼前脱光衣服,阳具充血,令她饱受惊吓。[女儿,对不起,爸爸必须这么做。否则等等他们轮奸妳,会更痛苦!]语毕,我用力地将手掌伸到她的腰间,定住她的挣扎,膝盖插入她的腿间稍一用力,轻而易举地分开了它们。当我的龟头碰到媛雯穴口时,她明白我要来真的,自己难逃此劫,哀求着:[爸,,,不可以,,,不可以进来!呜呜呜,,,呜呜呜,,,不可以进来!爸!]而她的害怕,我故意不看见,我痛恨自己的残忍,但今晚我必须这么做,女儿的第一次,我不想便宜了外人!接着,我的龟头缓缓地塞进女儿穴里,[噢!老天!她好小啊!] 我在心里惊呼著,当我的龟头才塞进穴里,就明显的感觉到她阴道的嫩肉紧紧地包覆我,这感觉像是龟头被套上橡皮筋似的,阳具胀到快炸了。我的舒爽,却让媛雯承受极大的痛苦,她的眼眸,瞪得很大很大,乌黑的瞳孔里,我看见自己的影像清晰,她挥舞着手打我、搥我,可却反抗不了欲火上来的我,[厄啊!好痛,,,好痛,,,呜呜呜,,,爸,,,我好痛,,,好痛,,,]一双充满泪水的眼瞳写满惊惧,直望着天花板,两只小手几乎要把我皮肤抓破,喉咙里哽咽著痛楚,任谁听见自己女儿这样哀嚎,都会舍不得下重手欺负,我退了出来,有几分委屈、有几分无奈对她说:[别怪爸爸,妳一定要忍住,一定要先习惯这种感觉,否则等等无法承受他们的轮奸。][不要!我不要!] 媛雯吓得身子微微发抖,这般娇弱、这般无助,一个十六岁的小娃儿,嫩得很,却要承受这种痛苦,叹了口气,该做的还是要做,拉开她雪白的大腿,我再度挺进。痛感还在继续,对于性爱的体验,媛雯没有体会到分毫的乐趣,甚至还让她的自尊完全丧失,[女儿,,,忍一忍就过了,,,]我的眼眸灼热,言语在此时变得多余了,男性的本能,自然地反应着我,这样极乐与极苦的交织,让我的思绪变得越来越混乱,我表现得百般不愿意,但实际上是享受着少女绵软的身躯,当阴茎更加深入媛雯体内时,我发现她的阴道嫩肉更紧地圈住我的龟头,她哀叫着、喘息著,泪眼朦胧,[爸!不要!不要!好痛!好痛!爸爸。。。]快感,让我危险的眯起眼睛,起伏的胸膛充满狂热的欲望,我双手捧起女儿的臀部,完全不给她喘息和准备的机会,灼热昂扬的欲望狠狠进入她的体内。[嗯啊!女儿!]没有温柔对待、没有存怜惜之心,这世上最脆弱不过就是处女的贞膜,抵抗不了如此强大的征服力量 ,只能乖顺地臣服,应击而破。[啊!] 这声痛吟,是再真实不过了,媛雯的身体,就像是被人用刀狠狠地划开一般,痛彻心扉,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,[噢!老天!好爽讷!] 我心里呼喊著,这本不应该是父亲该有的态度,但真的太舒服了!脊窜起的快感,毫无空隙的紧密结合。

如此的完美,如此的契合,如此的紧密相连,彷佛我与媛雯该是一体,彷佛女儿的阴道是为父亲而打造。[啊,,,呜呜呜,,,,呜呜呜,,,爸爸,,,快出去,,,快出去,,,好痛,,,呜呜呜,,,]媛雯痛苦挣扎,弓起了身子,可却被我结实的手臂压制着,按在那儿。[哇呜!!!她老子真的操了她!!!][自己女儿也搞得下去,老家伙不简单!][太刺激了!太刺激了!干自己女儿是什么感觉?][傻子,当然就是超爽啊!对吧!][操她啊!操她啊!操死你女儿!]听着众人的鼓譟,使我欲火更加战胜了伦理道德,我缓缓地退出阳具,接着又狠狠地挤开媛雯的小穴,享受着开疆拓土的异样快感,结实的臀部再度用力,将龟头顶入她的最深处,有一种湿润的液体漫了出来,对男人而言,是一种爽快到极致的折磨。[噢!原来这就是我宝贝女儿阴道的触感!好紧!好暖呐!]媛雯的肉壁强烈地蠕动着,拼了命地想要将那让她痛到想死的凶器给挤出去,可是,我没有给她一点的温存,没有适应的时间,直接就在她体内动了起来。[啊!啊!啊!啊!呜呜呜呜,,,啊啊啊啊,,,呜呜呜呜,,,][爸爸,,,好痛,,,好痛,,,不要了,,,不要了,,,呜呜呜,,,呜呜呜,,,]处子的鲜血,随着我的动作,被带了出来,顺着她洁白的大腿蜿蜒而下,细细缕缕地沾染床单,一下,两下,三下,四下,五下。[啪啪啪,,,啪啪啪,,,]我死死地压着媛雯柔软的上身,抵在床上摆动下体,她的手随意地挥舞,锵喨一声,床头的相框摔碎了。照片里的女儿,有着洋娃娃般的漂亮眼睛,睫毛又长,皮肤又白,笑得多么灿烂,两个腮帮子鼓鼓红红的,嫩得让人老想往她脸上捏一把。我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,照片中的可爱女儿会躺在我的身下,哀鸣一声高过一声,我更没想到我会是她的第一个男人,第一个征服她阴道的男人!父亲的阳具、女儿的阴道,毫无空隙。就像天造地设,就像与生俱来一般,两个缺角的圆,因为彼此的结合,变得圆满。[噢,,,噢,,,老天,,,这个感觉,,,太爽快了!]我沉浸在美妙奇特的激情律动里,渐渐迷失了。女儿的身体因为我的进出而收缩不止,[厄啊!厄啊!厄啊!厄啊!呜呜呜呜,,,]我的阳具因为她的紧热而冲锋陷阵。[嗯!嗯!噢!噢!][爸爸,,,住手!住手!呜呜呜,,,呜呜呜,,,]媛雯下体的痛楚一直都在延伸,没有减弱,而身上的父亲我,每一下都是对她扎实的冲撞,[嗯,,,嗯,,,宝贝,,,忍忍,,,忍忍,,,噢,,,噢,,,]我激烈地动作著,她的胸乳不断的在我眼前晃动,身上也泌出了一层薄汗。或许这样会弄坏了她,但我别无选择,与其让她给别人享受,倒不如我自己先来!想着想着,我的嘴忍不住堵上了她的唇,满意的攫取她的檀口。我迫不及待的缠住她的舌,两人相濡以沫,下身也没闲著持续用力撞击,我吮著女儿的唾液,吻得滋滋作响。好煽情,好暧昧,充满情欲,充满狎玩,此时此刻,这场欢爱里,交织的究竟是亲人间的爱呢?又或者只是征服?渐渐地,我每一个大力撞进,都让我释放真实的自己,[嗯,,,嗯,,,噢,,,噢,,,女儿,,,放轻松点,,,放松点,,,妳会好过些!]我用低沉的嗓音在媛雯的耳边说话,畅快的感觉不断从父女交合处传来,搞得让我通体舒畅,一波波电流麻窜著四肢百骸,埋入她体内的阳具缓缓的退出,再大力的撞了进去,我大起胆子戏弄她的身子,在柔软的乳房上轻揉慢捻,可怜的双峰遭到严重的挤压,媛雯哀啼的声音不绝于耳。看着她痛苦的样子,我抚摸她汗湿通红的小脸,安慰道: [快结束了,宝贝,再忍忍,,,][啪!啪!啪!啪!啪!啪!][啊——厄啊!] 她的三魂七魄要被撞晕了。女儿哀哀低叫,而我急速冲刺起来,一手拉着小腿,一手按住腰身,猛烈撞击。[啊啊!嗯啊…啊啊!啊啊!啊啊!] 我抽送的动作持续加快,臀部就像电动马达,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将我阳具紧紧包围,强烈的动作也让女儿阴道内剧烈紧缩,[媛雯,,,让爸爸射在里面,,,爸爸的精液可以当润滑剂,,,等等被轮奸才不会太痛苦!]我为自己找了个名正言顺内射女儿的理由,开始最后的冲刺。[啊啊啊啊啊——紧……有够紧!太爽了女儿!] 我心里呼喊著,狂喜,情欲如排山倒海般源源不绝,最后,在她的抽搐紧缩中不由自主射出了灼烫的热液。一下、两下、三下,我的精液大量灌入媛雯体内,  她一双纯净的眼睛早被泪水弄糊,柔缎般长长的发丝遮去她哭泣的脸蛋,全身像瘫痪般倒在床上无法动弹,长久以来父亲给她的安全感,在今晚全部瓦解了。抽出阳具后,媛雯紧紧的交握两只小手,喉咙里烧灼著痛楚:[呜呜呜,,,我恨你!我恨你!你不是我爸!我恨你!]看见女儿的泪,我一阵心疼、内疚,伸手抹去她颊上的泪,却抹不完滚落不停的泪痕。我握紧那双纤白的颤动小手安慰,[别哭。别哭了好吗?]我射精的这幕,让歹徒的情绪沸腾到了高点,他们大笑着冷言冷语:[你女儿被亲生父亲上呢!她怎么能不哭?][该爷们爽爽了,小姑娘!]歹徒一人拉开了我,马上跨坐在媛雯的腹部,他撸动着自己的阳具,播开媛雯散乱的头发,淫笑着: [没吃过肉棒吧?来!尝尝!]歹徒将龟头贴到了媛雯的嘴唇上,她紧闭着唇不肯配合,于是歹徒用力扯住她的头发在床上撞了三、五下,接着又是一耳光,[啪!][啊!],挨打后的媛雯,像只受伤的动物般瑟瑟发抖,[张开嘴!张开嘴!]歹徒扣住她的下巴,俯下身子,硬是将阳具塞进媛雯嘴里,残暴地掳掠。我看着她的头被歹徒狠狠抓着,樱桃小嘴被塞得满满,嘴边都是男人的体毛,前前后后,歹徒的阳具在我女儿嘴里来回进出了数十下,没有口交经验的媛雯似乎惹得眼前男人十分不满,一会儿的时间,歹徒不耐烦地退出阳具,莫名其妙又甩了她一巴掌,[口交都不会!只剩一个小穴,咱爷们四人什么时候才能轮完一圈?]话说完,那名歹徒不悦地穿上衣裤,自讨没趣地离开我家。而剩下的三人则继续虎视眈眈地看着媛雯:[我们,要强奸妳囉!嘿,嘿,嘿,,,而且是,,,轮!奸!]变态的歹徒面容带着浅笑,一字一句都在羞辱我女儿,我气得身体直发抖,却只能死死地盯着他们的举动。媛雯哭得喉痛声哑,心悸气顿也没人在乎,反正她今晚是为了让男人发泄而存在,男人们永远不会重视她的感受。接着,一名歹徒双手抓住了媛雯的脚踝,用力地使劲,媛雯就被他从床中央拖到了床边,男子双手一放,媛雯的下半身就被他甩在床下,上半身还搀扶着床缘。[爸爸舍不得玩的,叔叔都可以加倍跟妳玩!][呃,痛!] 媛雯感受到肩膀上突如其来的吃痛,她低声嘤咛,却推不开歹徒咬在自己肩膀上的头。歹徒猛地低头咬住我女儿的肩头,一只腿跨进她的腿间,微微屈膝,嘴里含糊著嘟囔:[有个那么美丽的女儿真幸福,叔叔都想自己生一个了!妳帮叔叔生如何?嘿嘿嘿!]赞叹完以后,歹徒便提着他那巨大的龟头对准了媛雯的阴户,[噗吱] 一声,他把我女儿那两片鲜嫩的阴唇顶开来,半根粗大的肉棒插进了媛雯的阴道内。顿时,媛雯闷声痛哭,歹徒的唇、歹徒的手,歹徒硕大的阳具开始全面侵占,只见媛雯背对男子,男子用狗爬式一下一下的抽插她,每一下抽干,都从媛雯的肉穴带出了一些我刚留下的精液,而两人的脚下俨然已成一滩精水漥了,顺着媛雯销魂的锁骨,歹徒用舌尖慢慢舔润着,一路向下,听着那脆弱无助的哭声,我的心就隐隐抽痛。[呜呜呜,,,呜呜呜,,,你们这些坏人,,,你们这些坏人,,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为什么?][叔叔强嘛?叔叔强嘛?小宝贝!][噗滋,,,噗滋,,,啪!啪!啪!]男人的性欲高涨,愈插愈起劲,尤其是看到媛雯被搞到流汗,整身玉体都在发亮,他兴致一来,就把她的手举高,将头凑过去舔她的腋下,[噢呜!好香的身体啊!连汗都是香的!好紧!好嫩的小穴!]男子的阴茎不停进出媛雯阴道,刻意插得非常用力,我在一旁看得出女儿的脸愈来愈痛苦,似乎已经累瘫了。[啪啪啪啪,,,啪啪啪啪,,,]媛雯动人的雪白胴体完全赤裸在众人的目光中,每个男人的目光都出现血丝,呼吸也变得像野兽一样可怕。

正当我头晕目眩,处于恍神的状态,在抽插媛雯的男子突然要求其他两人将我托到床边,并且压住我的头贴向自己和我女儿的交合处,他狠狠地操弄著媛雯,一下又一下,肉棒就在我眼前狂野地蹂躏我女儿娇嫩无比的阴唇,粗如儿臂的阳具分开阴道内的黏膜嫩肉,深深地刺入那幽暗的狭小嫩穴,媛雯阴道嫩肉也随着歹徒的阴茎动作,翻进翻出,[来,你闻闻,这就是性爱的气味,你女儿的阴道和我的肉棒结合后的气味][不要啊,,,不要啊,,,求求你们,,,善待她]我不知道该怎么掩饰心里酸涩的感觉,眼中的泪珠不停滴下,[妳的女儿真可口。] 歹徒淫笑着,下体又用力狠狠撞击了媛雯数下。看着,看着,我闭上了眼睛,似乎默默的接受了这一切,[求求你们,,,求求你们,,,善待她,,,求求你们,,,]香闺内战况空前激烈,充满著歹徒阴茎的抽动声、粗喘声、媛雯的哀叫声以及肉体的撞击声。十分钟过去了,媛雯娇弱的样子更满足了这禽兽的欲望,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紧窒的阴道令他发狂,男人的眸子染上火焰,比野兽还要疯狂,摆动着下身,力道大到几乎将媛雯捣碎,他就要射精了,[噢!女孩!叔叔来了!]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低吼一声,只见他全身抖动连打冷颤,下体紧紧压着我女儿,两人的身子紧密相连,晶亮的汗水在彼此的身上交融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大约两分钟后,男子才终于撑起身子,放开身下的媛雯,同时间,原本走掉的那名歹徒居然回来了,他手上提着一袋物品,口中振振有词: [口交都不会?那只好委屈妳的屁眼了!]男子晃动着手上的提袋,歹徒们雀跃地问道: [该不会,嘿嘿,要浣肠?]男人们眼角因为笑容而弯起,媛雯马上被他们带进了厕所。接着,大约有五分钟的时间,我听见的全是尖叫,叫声凄厉无比,隐约我还可以听见里头男人的对话:[抓紧啊!把她屁股抓紧!][针筒,,,针筒,,,快!]水流声、男人们的笑声在浴室内回荡,我在外头可以想像他们是如何对待我女儿,当我再看见媛雯时,男人们抓住她的手臂,她光着赤裸的身躯,走路似乎有些颠簸,媛雯眼底闪烁著泪雾,楚楚可怜的瞅著拉她的男人,而男子勾唇放肆一笑,下半身硬得不断跳动着,连拖带拉将她推到了床边,[最精采的部分才要开始。] 歹徒笑了笑,又淡又冷,他们一人躺在床上,马上另外有两人架著媛雯,分开她的双腿跨在躺下的歹徒身上,躺着的歹徒阳具就直挺挺的站在我女儿穴口正下方,[不!我不要了……我不要了……] 媛雯哭叫着,知晓歹徒的意图,她死死地夹住腿,不肯朝阴茎坐下去,[倔丫头,该让妳吃更多苦头才行!]一名歹徒低下身子,结实的手掌滑入媛雯细嫩的双臀之间,手指朝她屁眼插进,[厄啊!不要……] 媛雯咬著唇,双腿一软,屈膝就坐上了歹徒坚挺的阳具上,躺着的歹徒顺势抱住她,死死地将媛雯扣在自己身上,[噢呜!好紧啊!女孩!]另外手指还在媛雯屁眼里的歹徒指节勾起来,在她生涩的肉壁内重重地点揉,没有带点温柔,他就是想要让她痛,想要羞辱她,在我这个父亲的面前,奸淫、蹂躏我的女儿。[啊!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好痛!好痛!呜呜呜……][真倔,让我看看,妳可以有多倔强。]歹徒的手指抽出,他套弄数下自己的阳具,原本躺着的歹徒似乎明白对方的意思,接着,就在阳具还插著媛雯的状态下,他用双手捧着她的双臀,向两边扳开,不一会儿,第二只又长又粗的阳具顶入媛雯后门的最深处,顿时媛雯被这两名歹徒激烈的动作给搞得痛苦难耐,我看见她的脸,她颤抖的弓起身子,眼底充满惊恐,额头布满汗水,惨白颤抖的唇瓣缓缓哀鸣著: [好痛,,,好痛,,,妈妈,,,我好痛,,,]性欲高涨的歹徒们奸红了眼,直接捧住媛雯的娇臀,两人联合起来大力的抽刺著,肉体声混合著淫水声在房间的每个角落清晰回荡著。[噢!真爽!兄弟!我感觉到你的龟头和我的龟头在这女孩体内推挤著!][噢!噢!嗯!嗯!爽快!爽快!咱们操死她!]强奸媛雯的歹徒们不停地发出嚣张的嘻笑声和恶劣的嘲讽话语。疼痛、羞辱,双眼充满惊愕的媛雯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蹂躏,多么令人害怕、恐惧的情景,仍处于恍神的我状态,受到惊吓般愣怔著,不知道媛雯被轮奸了多久,只知道她硬咽著,抽气,身上的男人一个换过一个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当我又注意到床上情景时,媛雯已经不省人事的倒在床上,[喂!叫啊!叫啊!] 歹徒拍拍她脸庞,似乎觉得媛雯不叫、不反抗没了乐趣,歹徒们开始套上自己的衣物,搜刮了几样家里较为值钱的物品便匆匆离去。家,又回复到原本的宁静,可是,房内两具赤裸的身体,却在心里留下了永远不能弥补的伤痛,床单一滩湿露露的痕迹,我的女儿媛雯两腿并拢,阴部还不时流出阵阵的男精,看着如此淫靡的画面,出于男性的本能,我缓缓走上前去,再一次分开了她的双腿,媛雯一脸苍白,发辫散落,她轻弱的声音颤抖,娇柔的身子也不住抖动。[最,,,最后一次,,,爸爸保证,,,最后一次,,,]我的瞇眼,眸底瞬即掠过危险的寒光,女儿缓缓抬起一双忧惧、潮湿的黑瞳,和我对看一眼,她泪珠不断地落下,犹如乖顺的小猫,被我拉开雪白的大腿,绕至腰后,再度挺进。